盗窃案变诈骗案:两男子租车卖掉再偷回还租车公司


贫民窟居民无法保持社会隔离的另一大原因是他们需要工作。BBC报道援引国际劳工组织(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)数据显示,印度至少有90%的劳动力是在非正规部门工作,包括保安员、清洁工、人力车夫、街头小贩、垃圾收集者和家庭帮佣。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,病假,带薪假或任何保险。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,依靠现金收入来满足日常需求。

据德新社3月30日报道,印度政府已表态称,不打算延长为期三周的全国封闭。The Wire 3月27日评论称,目前为止印度官方的所有政策都基于“疫情大流行可在三周内得到控制”的假设,但这显得一厢情愿。印度有60多万个村庄,中央和各邦政府却对大多数村庄情况知之甚少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,印度仍难言做好准备。记者从4月1日闭会的甘肃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了解到,会议通过了《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(以下简称《决定》)。根据该《决定》,4月1日起甘肃省将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,依法关闭、查封销售食用野生动物的门店、摊位、野味餐馆等场所。

印度新闻托拉斯3月24日报道援引德里商店店主的话说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混乱的生活。”

3月24日,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封闭令,自当月25日起正式实施。根据封闭令,所有印度人需居家隔离21天,航空、铁路、客运和市内交通均需停运。

据CNN报道,印度近几日的混乱情况表明,对生活在城市贫民窟的7400万印度人而言,“社会隔离”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在贫民窟中,过道狭窄,摩肩擦踵。许多家户不得不共享一个厕所。

不过,面对乱局,印度中央与各邦政府并未坐视不理,已采取一定措施跟进。据半岛电视台3月29日报道,印度财政部已宣布一项1.7万亿卢比(约合1579.5亿元人民币)的经济刺激计划,其中包括向8亿人提供三个月的谷物和小扁豆定量配给。德里政府自3月29日起将公立学校改为收容所,以收容无家可归者。北方邦政府向其与德里两地接壤处派遣了可运载5.2万人的巴士车队,以接走被困的数千名劳工。

政策落实能否体现人道?

在封闭令下,大部分公共交通方式都已暂停,私人交通则价格昂贵,步行回家成了许多人的唯一选择。高速公路的两旁因此挤满了返乡者,许多人穿着人字拖、背着行囊,沿着公路步行回家。

CNN报道援引印度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阿伦·库玛(Arun Kumar)的话说:“他们是无组织工作者,不上班就没有报酬……与富人不同,他们没有钱囤积物资。”

另据半岛电视台报道,印度反对党国大党领导人拉胡尔·甘地在社交媒体上也批评政府没有就劳工返乡做出应急预案。